• <noscript id="enucy"><xmp id="enucy"></xmp></noscript>
    <i id="enucy"></i>
  • <thead id="enucy"></thead>
    點擊此登陸論壇 全新的ABlog
    首 頁 | 論 壇 | 每月話題 | 焦點推薦 | 行業動態 | 論壇導讀 | 建筑書評 | 品 房企業會員 | 招標公告 | 對話建筑界 | 人才招聘
    建筑時報 建筑師 時代樓盤 ATD a+u EL Croquis domus 更多雜志 | 北京 上海 廣州 成都 武漢 重慶 南京 沈陽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連
    當前位置:焦點推薦 (主持:admin) [在本欄添加內容/投稿]
    □ 本文發布于
    2018-08-24 11:13:57

    □ 閱讀次數:12643

    □ 純粹建筑
    □ 理想城市
    □ 景觀環境
    □ 建筑歷史
    □ 建筑業界




     
    蘇聯建筑:革命中的革命
    abbs
    奧利弗-班尼特

    作為紀念俄國“革命”一百周年的系列文章的一部分,奧利弗-班尼特(Oliver Bennett)這篇著重介紹當時出現的激進建筑。

    對“革命建筑”的興趣出現

    許多人去俄羅斯旅游,是沉溺于這個輝煌帝國的過去:圣彼得堡的規模宏大的艾爾米塔什博物館(Hermitage Museum),莫斯科紅場圣巴西爾大教堂(St Basil)的洋蔥頭式圓頂。

    甚至有人認為,這種在二十一世紀的情況,是對俄羅斯革命的藝術家和建筑師的詛咒。

    鑒于為俄國1917年革命一百周年和蘇聯的誕生,舉行了一系列的展覽和活動,尋求通過它的建筑和藝術理解和詮釋這場革命和后果,也有一種挽歌的意味。



    在新的和改進后的的倫敦設計博物館(Design Museum in London)舉辦的一個展覽,名稱為《想象莫斯科:建筑,宣傳、革命》,其內容是回顧”所有未實現的后革命建筑計劃”,重現在20年代和30年代的莫斯科。

    英國皇家藝術學院(Royal Academy)最近在舉辦《革命:俄羅斯藝術1917-1932》展覽。在十一月,是泰特現代藝術館(Tate Modern)的《紅星照耀俄羅斯》(Red Star over Russia)展覽,收集了占地球土地六分之一的一個國家的“早期實驗和多樣化的實踐,形成了一種新的視覺文化”的資料。

    對革命建筑的濃厚興趣已經走出了陰影。倫敦設計博物館(Design Museum)館長埃斯特-斯泰爾霍菲(Eszter Steierhoffer)說:“這個時期的藝術品已經被認可,但在設計和建筑方面不太多。”



    他說:“當時人們看到新的生活方式正在變化,那種變化在今天是激進的和重大的。”

    隨著革命的發展,古老的別墅,宮殿的圓頂被取代,作為一代人的國家的城市開始轉型,通過一系列的的“主義”的促進——包括至上主義(Suprematism)、未來主義(Futurism)、生產主義(Productivism),而最重要的是建構主義(Constructivism)。

    有些人不能理解李西茨基(El Lissitzky)設計的列寧像(Lenin Tribune)和弗拉基米爾-塔林(Vladimir Tatlin,1885-1953)設計的“第三國際紀念碑”。這個建筑特別巨大,其高度達400米,分為4個部分。其最下部為一個“立方體”,一年旋轉一周;立方體上面是一個“金字塔”,一月旋轉一周;再上面是一個“圓筒體”,一天旋轉一周。最頂部是一個用于安裝無線電設備的“半球體”。
    (如果你去參觀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在2011年的《建筑革命:蘇聯藝術和建筑》展覽,你會看到一個模型)。



    但有些建筑仍然可以在原地看到。最引人注目的是弗拉基米爾-舒霍夫(Vladimir Shukhov)的“薩波洛夫卡無線電塔”(Shabolovka)被稱為俄羅斯的“埃菲爾鐵塔”,和一個技術的里程碑。

    莫伊謝-金茲伯格(Moisei Ginzburg)設計的“納康芬公寓樓”(Narkomfin Communal House)在莫斯科仍然存在。在今天只是一幢大建筑,但曾經是一個很有影響力的共用建筑。有公用的廚房、托兒所和一個洗衣房。

    還有“朱也夫工人俱樂部”(Zuev Workers’ Club),現在是一個劇場。1929年的“康斯坦丁-梅爾尼科夫房(Konstantin Melnikov)”,呈圓筒狀,有六角形的窗戶。

    未建設的“紙建筑”的重要意義

    如果說,這種已建成的“遺產”是引人注目的,那么,未建設的“紙建筑”是“藍天”構想——飛行城市大膽的展示,(你在設計博物館將看到這些資料)。鮑里斯-米哈依洛維奇-約凡(Boris Mihailovich Iofan)的“蘇維埃宮”(Palace of the Soviets)在當時有希望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。

    李西茨基(El Lissitzky)設計的“云中鐵塊”(Cloud Iron),是8幢懸臂臥式摩天大樓,其構想是人類希望水平移動。(強調群眾運動和交通方便)。都是受到蘇聯自己的包豪斯學派——標新立異的莫斯科高等藝術暨技術學院的激發。



    事實上,由于這些建筑被重新發現,它們正在引起游客的興趣。最近,發行了“莫斯科建構主義建筑地圖”(Constructivist Moscow Map),包括50幢蘇聯時代的建筑被列入旅游參觀點。

    這種旅游有意思,畢意,這是對有魅力的“廢墟”的一種體驗。可以體驗“烏托邦之夢”、“野獸派藝術”、“特別的集體主義之夢”。這樣的體驗環境,在俄羅斯本身也不是很多。

    思克萊德大學(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)的建筑歷史學家與書籍《城市記憶》(Memories of Cities)的作者喬納森-卡利(Jonathan Charley),是一個俄羅斯現代主義的專家,并且注意到人們對其日益增長的興趣。

    他說:“我在20世紀80年代生活在莫斯科,比起維持這些創新性的建筑,他們(指俄羅斯人)對面包和維護權力更感興趣.。他們仍然沒有廣泛的興趣。”

    當時,有一個關鍵的的倡導者:莫斯科建筑學院(Moscow Architectural Institute)的尤里-沃爾喬克(Yuri Volchok)。然后是重要的1987版的塞里姆-馬戈麥多夫(Selim Khan Magomedov)的書籍——《蘇聯建筑先驅》和理查德-帕雷(Richard Pare)的有先見之明的紀實照片,他創建了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俄羅斯現代主義形象化的檔案

    喬納森-卡利說,然而,在上世紀90年代早期,這些建筑在掠奪式的新資本主義世界引不起興趣。盡管這樣,保護這些建筑的興趣主要來自西方。

    例如,“舒霍夫無線電塔”,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基金會的瀕危建筑“觀察名單”,作為“現代俄羅斯歷史上的標志性建筑”。

    “卡爾弗特22基金會”(Calvert 22 Foundation)的項目經理威爾-斯特朗(Will Strong )為了提高對俄羅斯和蘇聯文化藝術的理解,對革命后的建筑很感興趣。



    他說:“近來,這件事變得很時尚。革命后的建筑特別引人注目——它們有很多沒有建成,有很多已被破壞。”

    威爾-斯特朗審視了俄國革命,認為在自由市場運行的時代,研究當時的建筑,是為未來而懷舊,是對失掉的社會烏托邦主義精神的迷戀。

    這種建筑看起來像是一個新的發現:對城市發展動向,及“歷史先鋒派”的興起的一種研究體驗。這里使用了博物館界的術語。

    一場爆炸性的、進步的文化革命?

    思克萊德大學建筑歷史學家喬納森-卡利說,但在當時,這種建筑是很有影響力的,“在莫斯科、柏林、巴黎之間,有很多文化交流”。在1925年的突破性的“巴黎裝飾藝術博覽會”(Paris Exposition of Decorative Arts)上,由梅爾尼科夫(Melniko設計的蘇聯展覽館,由亞歷山大-羅德欽科(Alexander Rodchenko)設計房間。



    在蘇聯工作的西方建筑師包括埃瑞許-孟德爾松(Erich Mendelsohn)。其在英國的偉大的遺產是在濱海貝克斯希爾的De La Warr Pavilion展覽館。他在圣彼得堡設計了“紅旗紡織工廠”(Red Banner Textile Factory)。

    喬納森-卡利關注的是,目前的利率波動可能讓這些建筑從與它們的環境背離。他說:“這傾向于非政治化,”他說。有時候,提倡保護這些建筑的人被遺忘了。

    他說:“這是一場爆炸性的、進步的文化革命,是美學與政治的混合體,是改造日常生活的每一部分的革命。”

    倫敦設計博物館館長埃斯特-斯泰爾霍菲(Eszter Steierhoffer)補充說,“他們試圖創造新生活的藍圖:一個新的社會,新的建筑和新的“男人”和“女人”。

    “納康芬公寓樓”(Narkomfin Communal House)的主題之一是沒有家庭廚房,這是一種女性的農奴制。

    她說:“吃飯是一種公共活動,食物是在廚房工廠里準備的.。孩子們在公共托兒所。”莫伊謝-金茲伯格(Moisei Ginzburg)想表達一種建構主義理念:即“社會凝汽器”:一種激進的共產主義。



    當30年代到來的時候,建構主義者和他們的前衛的思想實際上是失敗的。在斯大林主義控制下,“結婚蛋糕”式的新古典主義建筑,你仍然可以在蘇聯的“世界”發現,它們對應的是,社會主義現實義(Socialist Realism)創作的在集體農場勞作的亞麻色頭發的少女的照片和微笑的拓荒者。

    思克萊德大學建筑歷史學家喬納森-卡利說:“這是非常荒誕的。”他更喜歡使用“社會主義欺騙現實主義”這個名詞去描述這種“意識形態污水”。市民回到自己的“睡眠區”,他們稱之為普通的居民樓,俄羅斯的城市居民的房子。

    在今天的俄羅斯,對革命百年紀念和對它的文化全盛期仍有某種未確定的問題。

    最近,“卡爾弗特22基金會”的項目經理威爾-斯特朗前往俄羅斯,發現在五個大城市,沒有多少興趣紀念革命及其文化。

    在普京的統治下,會重視俄羅斯在一個時代起到帶頭作用的這種建筑遺產嗎?

    喬納森-卡利說:“如果你認為新自由主義的建筑在英國是壞的,那么轉移到了莫斯科,”開發商正在尋找一些這類建筑的場地——雖然在俄羅斯出現了維護舒霍夫無線電塔的運動。

    但隨著對被某些人稱為“新東方”(New East)的興趣的增長,以及俄羅斯的資金越來越多地與在拍賣行與它的歷史結合,對當年革命文化的產品的興趣可能再次回歸。

    圖片說明:

    1、建筑莫斯科電報中心Moscow Telegraphic Centre,1928年)

    2、俄羅斯畫家鮑里斯-克斯托依列夫(boris kustodiev,生于1878年)的作品《布爾什維克(Bolshevik), 1920 》

    3、建筑師弗拉基米爾-塔林設計的一個從未建設的項目的模型。

    4、伊薩克-布羅德斯基(Isaak Brodsky,1884 -1939))的作品列寧像

    5、莫斯科的“舒霍夫無線電塔”

    6、莫斯科的“納康芬公共樓”(Narkomfin Communal House)

    7、“康斯坦丁-梅爾尼科夫房”(Konstantin Melnikov)

    ·發表評論
    [更多評論] [更多推薦]


    廣告服務 | 招聘服務 | 隱私政策 | 聯系我們 | 設為首頁
    V2.0版始于:April 18,2000 川ICP證B2-20080009
    Copyright © 1998-2018 ABB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澳门赌场